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欢迎来到养鱼网,最大的养鱼门户网站之家!
当前位置:养鱼之家 > 鱼病防治 > 正文

做个渔医,难!想做个好渔医,难上加难!

时间:2019-05-21 06:0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
出处:养鱼经 作者:肖建春 肖健聪 水产养殖网 2019-05-20 15:51:00

这段时间,一连八天都在写一条虫:坏鳃变形虫!也许很多人认为我强调杀虫,其实不然,我的观点是有虫也不一定杀,视情况而定。是不是处在寄生虫繁殖的上升期,是不是已经足以引起致病了,如果不符和,那也不用杀,这也是前天我阻止客户杀虫的原因。

其实寄生虫的爆发也有环境的因素,通过改善环境,让寄生虫难以生存,至少不容易爆发,相对于杀虫来说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正是这种原因,我反复的推荐客户使用我们公司的芽孢杆菌的原粉,酵素的原粉,调水防病促生长,成本低效果好!这么好的产品为什么不天天推荐呢,所以我文章的头尾都是这两个产品的广告。我说好,大家不一定相信,但用了的客户都说好。所以你要是感兴趣,不妨试试。

不要去相信产品标注的含量,昨天一养殖户说用了芽孢怎么没效果,一看他发过来的图片,标的1000亿的含量,几十亩塘都用到了七公斤了。

对于其他厂家的产品,我不便去评价,但心里在想,为什么不标到一万亿呢?标得再高有什么用呢,许多东西是需要验证的,包括过去几百上千年的事,都还可通过“二重证据法”去验证,通过文献记载和出土文物相印证,而且现在还搞出了“三重证据法”,“文化人类学”去验证。1000亿的芽孢,10克就可以用到一亩,搞那么多还没效,那不是笑话吗?

做渔医其实要做好,是很难的,尤其是要做一个好的渔医,即要有大量的实战经验,还要有丰富的理论基础,更要有准确的逻辑分析与判断,在信息有限的情况下去判断出什么可能性最大,通过一个又一个症状,去找出诱发疾病的根本原因,不被眼前的症状所误导,分清症状与病因。有时还要在理性与主观之间不断地去纠正偏差,治疗中某一种药用下去了,死鱼有没有得到缓解?如果有,那方向找对了,续继给足剂量和疗程。如果没有,那说明方向可能错了,开处方中就要设计出可以验证的环节。这就是询证医学。虽然渔医与人医有所不同,那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那是一样的。任何疾病,确凿可靠的证据,专业的分析,结合医生的经验,制定出相应的给药方案,这才是科学。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在鱼病诊断中的逻辑给大家分享下。

第一原则:急则治其标,缓则治其本。

在所有的鱼病诊断中,是不可能让你把所有信息都收集完备,然后再根据检测出的结果去开处方。比如细菌对抗生素的敏感性,虽然药敏试验可以提高选用抗生素的准确度,但是大家忽视了,时间的重要性。养殖户没有时间等到我们把药敏做出来后,再来给他们开处方。所以这个时候,就不管对与不对,只要能把鱼的命保住的药,那就可以先用上。

第二原则:多米诺骨牌法则;
  
像前段时间的草鱼大量发病死亡,体表有水霉的特征,也有赤皮、烂鳃的特征,还有肠炎的特征,也有寄生虫,诸多特征中,就犹如一张张立着的多米诺骨牌,只有把最开始那张牌找到,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,当把第一张牌应声推倒,那接下来的第二张、第三张那也就会相继倒下。这里的第一张骨牌,就是我们努力寻找的源发病因。还是回到前段时间的草鱼大规模发病上,对于眼前的草鱼,你想它是什么病,它就是什么病,病源特征太多,太复杂,我们就只能华繁为简,当用一种疾病能解释所有问题的,就没有必要用两种或是更多。比如我选了免疫力降低,那就不再去考虑寄生虫,如果选了寄生虫,那就不考虑免疫力低下。不然方向错了,那后继的用药差异就很大了。

第三原则:概率原则;

前面说的寻找第一张骨牌,说者容易,做者难。如何寻找,这里就有一个方法,根据季节、气候、温度,鱼类品种,把常见病,易发病做为考虑的首选,排除之后才考虑罕见病。为什么要强调这个原则,是因为只要是人,就有人性的弱点,都有惯性思维。当鱼药店的老板把杀虫药卖出去,把鱼病治好了,见谁的鱼塘他都会想到杀虫。有句话叫,“手里拿着锤子,看谁都像钉子”。只有通概率原则才可能尽可能的降低偏差。

第四原则:效正原则。

这个原则我从医院那里借鉴来了,大家知道,病人从入院治疗到出院,医生都会给病人做出诊断,有时中途还会根据需要,邀请其他科室的专家进行会诊,在所有的这些诊断中,对疾病的定性是在不断效正的。渔病诊断不可能是一尘不变的,也没有谁就能保证绝对诊断正确。在用药中,不断的跟踪、反馈、调整,收集信息,积累效果数据,为后继的治疗提供借鉴,这也是这么多年,我不断写作积累出的经验。

现场诊断中,诊断人员要有老师般的耐心,侦探般的思维,法官一样的视角,摒除焦躁的情绪,收起内心的偏见与盲从,仔细的观察每一个细节,尽可能客观地找出所有有价值的证据。
 
鱼病诊断中,往往都是烈日炎炎的夏日,或是纷繁杂乱的鱼塘边,臭气熏天的死鱼气味,时常会把人熏得连吃饭都没有胃口,在这样的环境中,如果一时半会不能准确的找出病因,让人反复的去检查病鱼,一小时,两小时,甚至是一天两天,没有足够的专业素养,是很难做到的;此时是为了完成任务,还是只需把药卖出去,把钱赚到;还是遵从内心,找到能说服自己的病因,这就要看能力之外的医者责任心了。还记得去年在大英,到黎老板的水库上,正是夏季里最热那段时间,在水库的管理所看鱼病,又没空调,为了便于观察,我叫他们把电风扇也关掉。几个小时候过去了,汗水把衬衫都浸湿了,但我仍然觉得有许多疑点。到了宾馆住了一晚,也就想了一晚。第二天我们又驱车到水库,又是一上午检查,才算找到了我自己觉得满意的答案,这就是我第一次发现坏鳃变形虫。也正是我仔细的检查,死了近一个多月的鱼,用药后两天就得到了控制。

有时遇到养殖户很傲慢,养鱼资历老,如何放下对他们的偏见,通过交流找到养殖户的真实问题所在;或是遇到曾有知名的专家已经检查过的鱼病,如何才能做到客观、公正,听从内心不盲从。这里不妨说个案例,上个月我去峨眉的流水池看鱼病,当我把胡老板他们的流水池看了后,他送我出来时,就在他们的鱼场下面又有一家更大的流水养鱼场,当我看到他们的用水相连,而且存在重复用水时,我判断出肯定存在相互传染性。我就想给这家鱼场也看下。胡老板介绍到,这鱼场曾请过一些院校的专家来看过,而且还专门检测过病毒,说是有病毒。但我觉得,病毒呈现出的是爆发性死亡,而我在解剖过程中,鱼的血液并没有呈现出不同,所以我觉得病毒的可能性不大。最后,虽然也没有进得鱼场去看,但要到了一个电话,打了电话没人接,然后我通过加微信,把在胡总那里检测的图片发了过去,这才有了第二天艾总连夜把鱼送到我家里检测的事。庆幸的是,结局很完美,困绕了他们两三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。
 
感性思维的人总是那么平易近人,充满耐心,让人容易亲近;而理性思维的人总是中规中矩,做事一丝不苟;要做一个好的渔医,还要随时随地的切换这两种思维,这是很难的一关。感性思维很容易,但理性思维如果要较真,很多事都值得推敲一翻。像上学时学的上古历史,说到尧舜禹的禅让制,怎么可能呢?谁会把皇帝的宝座,因为一个平民品德高尚就让给他呢?越是社会发展的早期,越讲究出身、等级,国家领导人被神化的神符其神,显然不符合社会常理。所以历史记载,曹丕登基时会意的笑到,我终于理解古人的禅让是怎么会事了。所以渔医要遵从事实,那肯定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思考,需要去验证,需要去学习,好了,这就是我想说的渔医的精进,就写到这里。

(本文已被浏览 2303 次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